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梁小庄

亲历舟山改革开放40年|普陀山开放初期之所见所闻

2019-05-14 02:16编辑:admin人气:


  普陀山寺院开放了!

  1980年暑假,我从杭州放假回到岱山,听到普陀山开放的动静,当即相约几个同窗到普陀山旅游。从此,因工作或旅游缘由,先后竟无数十次登上海天佛国,对山上的天然景观、释教文化和社会勾当,留下夸姣印象,至今回忆犹深。当然,最难忘的莫过于整修开放初期的所见所闻。

  第一次上普陀山,我是从短姑道头船埠登陆,走过一段砂石公路,再沿着一条山坡巷子往北而行。这是一条用小块石铺就的旧道,是汗青上出名的华庄重路,直通普济寺。几百年来,在这条旧道上,进山修行的和尚走过,朝山礼佛的香客行过,无数莅临佛国的文人骚人路过。那一日,我们3个小青年步履轻松,踏歌而行。来到莲花池前,只见普济寺边门半开半掩。抬脚进寺,竟不见一个僧人师傅的影踪。宽敞的圆通殿内也没有一尊观音像。这与不久前,我在杭州灵隐寺所见的热闹情状,有着天地之别。开放后的灵隐寺,车水马龙,香火兴旺。此时,普济寺,却只要一个老年人坐在大殿门边,安闲地乘着阴凉,守着空荡荡的寺庙。寺内堆放着一些木条、板壁一类的杂物。仿佛有人刚从寺院内搬场出去。

  寺前的横街上,铺路的青石板凹凸参差,有些石板裂缝里长出青青的小草,令人想起一句顺口溜,“伶俐的脑袋不长毛,热闹的街道不长草。 ”明显,寺院尚处冷寂萧条形态。莲花池里,长着几丛莲荷,池程度静无波,泛着片片绿藻。

  打开尘封的汗青文献,普陀山整修开放之初的故事慢慢展现。那是一段不为人知的汗青轨迹。 1979年1月16日,舟山行政公署向原浙江省革命委员会报送了一份关于《要求修复普陀山并对外开放的请示》,但愿通过整修开放,庇护汗青文物,成长旅游业,争取更多外汇。设想本着先易后难,先重点后一般,长规划短放置,边修复、边开放,争取在年内集中力量修复三大寺的危旧殿院和寺庙佛像。

  万事开首难。普陀山若想整修开放,起首面对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物资和人力问题。舟山行署,是省派出机构,缺钱少人。山上寺院开放,开展佛事,欢迎香客,需要浩繁和尚。可此时,全山只要30多个年迈体弱的僧尼,栖身梅福庵,保养天算。为此,请示要求:“省宗教局协助调剂一部门僧人或者招收一部门年轻僧人。需要的勾当经费和糊口经费,先由国度赐与必然补助,待此后开展宗教勾当有了收入,再自行处理。 ”同时,要求省先拨给建筑资金120万元,处理一部门木材、钢筋、水泥等物资。

  人世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怒放。 4月中旬,普陀山获准开放的动静,从行署大院传播开来。省里同意舟山成立普陀山办理机构,有重点地逐渐整修普陀山,并对内对外开放。但因省灵活财力不成能别的拔款,要求行署在力所能及的范畴内做好庇护文物急救危房的工作。同时,指示现由部队利用的寺院和寺院财富,能够按照整修开放需要,与本地驻军带领机关协商,分批偿还处所同一办理利用。至于派遣僧人一事,省里只字未提。

  接到批文,舟山行署当月决定,成立普陀山办理局,归属行署带领。普陀山办理局与普陀猴子社,实行同一带领,两块牌子,一套班子。

  办理局成立伊始,敏捷决定,招请高僧上山。当得知曾在普陀山落发的妙善、悟道,还在余姚芦山寺栖身后,遂于7月30日,发函给原余姚县革委会,请求商调两位僧人回普陀山。余姚方面很支撑,很快回函同意商调。并指导商调路径:“具体调动事宜,请你区行署与我区行署联系。 ”9月20日,舟山地域行署发函给其时的宁波地域行署,请求商调两位僧人师傅。不久,两落发人,带着简单行装,重返普陀山。同时,还有几位僧人从各地连续应招上山,参与普陀山的整修和开放勾当。也许,这是舟山汗青上第一次大量引进特殊人才的严重行动。汗青也证明,这些宗教界人才确实不负厚望。

  那次上普陀山,我与高中同窗杨永岳、周卫国,漫无目标游走在前寺周边的陈旧寺院间,没有碰见其他游人,碰着的都是以寺院当民居的本地渔农人。在莲花池的石桥上,百步沙的礁石边,我们拍下了几幅照片。照片上显示的时间是1980年8月18日。

  此时,妙善僧人重返普陀山已一年了,正率领和尚工匠,对寺院进行整修维护,为佛像重塑金身,以从头点旺冷寂多年的观音大士道场香火。

  普陀山,晚期的整修和开放,不断遭到省带领的关怀和悬念。

  起首,值得一提的是陈安羽同志。1978年秋,时任浙江省建委主任的陈安羽,由行署带领伴随抵山,为普陀山修复开放一事进行调研。分开舟山时,他叮嘱行署带领,放松做好整修开放的前期预备。 1983年8月,他再次到舟山调研。对舟山地委和行署的带领说,要把普陀山的性质定下来,就用两句话“释教名山,旅游胜地”。他建议搞一个总体规划,报省当局或报省人大常委会,核准后就具有法令性质。他还说前寺是清朝修的,就多搞点清朝气概的建筑。后寺是明朝的,就搞点明朝建筑群。他认为,普陀山不是军事基地,处所要同一管起来。

  1983年10月14日,国务院办公厅德律风通知浙江省当局,称国务院和总参谋部同意舟山地域的普陀山和沈家门两地,作为乙类地域对外开放。这是普陀山于前一年被列入全国44个重点风光名胜区后,对外开放获得的又一个严重冲破。 1985年5月,普陀山正式获准对外国人开放。次年5月,浙江省委办公厅省当局办公厅发文通知,普济寺、法雨寺和慧济寺等20处普陀山寺庵,偿还普陀山佛协办理。其他几处需要偿还的寺院,也要尽快列出名单,并同佛协协商,确定偿还刻日,一一落实。

  因资金缺乏,迁入房源扶植迟缓,还有个体住户不肯搬家等问题,划为开放的个体寺院,曾一度呈现腾退迟缓的环境。此事,惹起省里的高度关心和注重。 1987年6月初,时任省政协主席王家扬和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安羽、王裕民等同志,特地到普陀山现场办公、协调落实宗教政策问题。

  协调会上,王家扬对王守明、姚德隆和康明道等几位舟山处所带领说,此刻各方对普陀山都很关怀,出格是北京来的带领到过舟山后,回杭时都跟我谈起,叮嘱要搞好普陀山的整修和开放。近年来,地委行署对普陀山扶植是积极的。此刻我们还要继续勤奋落实相关宗教政策,加速寺院腾退工作。对一些栖身户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对个体钉子户要采纳需要的办法。杨枝庵等涉及省部下单元的问题,我们一路来唱工作。省里同意开放的寺院要争取在十三大前落实好。王裕民说,姚德隆局长来普陀山,我们互换过看法,就是想把普陀山整修开放搞好。这几年的成长很快,出乎我们预料。协调会在听取行署同志的报告请示后,针对面对的问题,共商推进工作的对策。陈安羽苦口婆心地说,“我们大师在有生之年为普陀山多做点工作吧! ”

  此次协调会记实,收藏在舟山档案馆中,与会的有些老带领曾经作古,但他们留下的话语,仍能温暖阅读者的内心。让后人透过这些轻轻泛黄的纸张,从字里行间感遭到这些前辈期盼普陀山加速整修开放的孔殷表情,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担任精力,关怀海岛热爱乡土的真诚情怀。

  跟着普陀山整修开放,来山旅游礼佛的旅客逐年增加,慢慢带动了山上居民的就业和收入。几年后,居民自觉创业构成高潮。因受好处差遣,很多居民掉臂景容景貌,也不管规划要求,纷纷乱搭乱建,乱设摊亭摊位,一度呈现无序成长、野蛮运营这类“成长中的问题”。一些省市机关所属单元占用的寺院,也改为旅店,处置运营勾当。一些寺院和栖身区呈现情况卫生差,乱倒垃圾,放养鸡鸭,殴斗事务多,社会次序乱等现象。

  景区脏乱差问题,出格是一些摊贩的哄骗欺客现象惹起旅客大量赞扬,对景区办理提出锋利攻讦。 1987年9月的一天,一位江苏无锡旅客因在景点购物激发胶葛,遭遇摊贩殴打,向时任浙江省省长薛驹写信反映。称景区内的个别户,法制观念全无,道德质量恶劣,与普陀山的美名悬殊太甚,吁请省长催促相关部分管一管。旅客的攻讦看法,成为办理局整理景区次序、改善市场情况的无力敦促和鞭策力。

  为消弭景区各类不文明现象,市当局曾多次派工作组到普陀山,协助办理局开展管理整理。

  1989年2月,时任市长彭国镇在普陀山召集办理局担任同志听取前期整理管理工作环境。随后,彭国镇与姚德隆召集办理局和市城建、交通、公安、工商等部分担任同志,研究摆设普陀山整治工作。当月,全面清理山上工棚,整理个别摊亭,取缔无证运营,逐渐做到摊亭式样规范化。而后,对全山个别摊亭纳入公共场合办理,指导教育运营户守法运营、文明经商。同时,庄重处置了一批违章建筑。

  同年岁尾,彭国镇再次到普陀山调研整治环境,要求办理局和镇当局继续做好风光区的管理工作,重点放在情况卫生、办事立场改善和违章建筑的处置上。他还激励办理局,依托群众力量,办理好景区,使普陀山成为一个文明山。

  颠末几年不懈的管理整理,景区面孔逐步转好,社会次序较着向善。

  在景区管理整理期间,我曾跟从时任市当局常务副市长朱松年同志,多次上普陀山,参与景区基建项目和佛协的协调工作。

  1990年6月5日,我随朱松年到普陀山,察看息耒小庄二期工程扶植、景点卫生和交通次序环境。妙善法师晓得后,掉臂大哥体弱,拄着一根手杖,穿戴一件黄色旧僧袍,在前寺门外等待。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妙善法师。其时很多人都称他大僧人。

  1979年妙善僧人重返普陀山时,已年逾古稀,是其时被招回普陀山的僧侣中年岁较长、身份最高的一位。 1980年3月,普陀山释教协会恢复,妙善法师被众僧尼推为会长,肩负起掌管修复普陀山寺院的重担。“文革”10年,佛国遭遇劫难,当妙善重返山上,面前所见的是一片蒙受严峻粉碎的气象,全山1.7万余尊佛像和数万件佛器被毁或失散,只剩下一尊佛像头,普陀山得到了旧日释教名山的风度。

  为重振普陀山盛名,他掉臂年事已高,露宿风餐,常年驰驱在全山各个寺院建筑工地,事无大小,精虑亲为,以他丰硕的文化学问和佛讲授养,指点施工人员,修葺几近危房或改作民居的寺院,以恢复寺庙汗青原貌。他被陈安羽奖饰为有学问的和尚,堪当方丈大任。颠末整整10年勤奋,当局核准的普济、法雨、慧济等18处对外开放的宗教勾当场合根基修复,各类佛事勾当恢复一般。 1989年夏历九月十九香会期,是普陀山寺庵修复开放10周年的日子,普陀山释教协会举行昌大的“寺庵修复、佛像开光”仪式,千年佛国终究重放异彩。同天,妙善被众僧尼推为普陀山全山方丈,成为普陀山释教史上第一位全山方丈。

  那天,妙善虽然步履蹒跚,仍对峙要陪朱松年到普济寺后门,察看一条道路施工现场。这是佛协与另一家单元筹议配合出资扶植的项目。随后,赴杨枝庵,踏勘这个刚由省贸易系统单元腾退的寺院现场,简述了修复杨枝庵的方案。最初,他同我们一道来到息耒小庄二期工地现场。

  普陀山息耒小庄,是普陀山开放之初扶植的第一家高档宾馆。从1987年起头第二期施工,建筑款式与前寺景区建筑及天然根基协调。妙善对此建筑施工极其关心,多次前去现场,建议建筑主体不克不及过高,尽可能削减对普济寺等寺院观瞻的影响。为此,他还向各方发信,以至向省市当局呼吁。因为他的呼吁和对峙,最初经各方协商,点窜建筑设想方案,由省当局办公厅发文确定。鉴于该工程紧靠庙宇普济寺,建筑高度实行严酷节制。宾馆最高点从原设想16.4米,降到14.4米,建筑地面也作降高处置。该文件还强调,凡在普陀山扶植的任何建筑都必需按照普陀山总体规划要求实施,切实保障海天佛国、名胜奇迹的协和谐完整。

  当朱松年问妙善为何想到发呼吁书时,这位已届八旬的白叟,望了望大师,显露童真般的浅笑。“我心一急,就向各方面发信呼吁。没有考虑良多,只急着想谁能协助处理这个问题。 ”那时,妙善是省政协委员,每当普陀山碰到难事,常习惯于向省政协递交提案,请求省里处理。

  现在,息耒小庄宾馆,紧挨景区释教建筑,在高峻的古樟树掩映下,与景区协调地融为一体。

  那次到普陀山,我们住在息耒院。第二天一早外出,就见时任办理局局长的夏夫根同志,坐在莲花池旁边的长石凳上。互相问候后,夏夫根说曾经在前寺景区巡视了一遍,“看看有没有乱摆摊,乱倒垃圾,乱搭建。这个时候,人少易发觉问题。”昔时,普陀山成立结局长巡山轨制,无效阻遏了违建乱摆现象的反复发生。

  颠末10余年的修复开放,海天佛国实现了斑斓蝶变,山名重扬,佛事繁荣。每年,爬山的船埠上不只有来自五湖四海的旅客,还有跨洋入境的海外远行者。若何摸索成立一套科学高效的风光区办理机制,不断是摆在市地决策者面前的一个严重课题。

  1991年9月2日,刚到市当局任常务副市长的夏阿国,来到普陀山佛协,协调处理个体尚未收回的寺院,添加开放更多寺院,修复多浮图等景点的问题。

  夏阿国与妙善、王德明等佛协成员扳谈时,说普陀山是舟山的窗口,地方带领来普陀山时,曾讲普陀山不单单是舟山的,也是全国人民的,要求我们管好,深感肩上义务严重。扶植好、办理好普陀山是两大问题。扶植上,有了总体规划,能够依规划实施。普陀山成长标的目的不克不及唯释教,还要有天然风光陪衬,所以国务院核准的规划中,包罗了朱家尖一部门。普陀山情况容量无限,加速扶植朱家尖目标是为减轻普陀山的压力。景区根本设备扶植,需要大量资金,佛协也可有所作为。夏阿国以擅于计谋谋划的思绪,向大师展现将来的成长愿景。我们要加速朱家尖扶植,若是朱家尖、东港开辟了,普陀山也就陪衬出来,形成为旅游金三角。为使普陀山办理有更切实无效的办法,市里除付与办理局一级财务外,正报省审批《普陀山风光区办理条例》,以使普陀山风光区走上依法办理的道路,成为平安山、文明山、卫生山。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普陀山晚期整修开放,恰是乘鼎新开放的春风,颠末决策者的细心谋划,勤奋摸索,在浩繁景区寺院办理者不忘初心,砥砺奋进中,联袂社会各方,齐心合力,一步步走上科学规划、合理扶植、依法办理的道路,逐步构成具有普陀山特色的风光区办理机制。

  岁月如流,转眼四十载。令人欣慰的是,今天普陀山已成为一处令无数旅客行前神驰,游中沉浸,返家后愿重游的旅游胜地,正带动着舟山旅游业向全域旅游款式成长。每当重游山上时,我常与亲朋们讲述普陀山开放晚期的所见所闻,也许这些见闻将会长存亲朋们的回忆中。

http://ekisgelir.com/liangxiaozhuang/93/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ekisgelir.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返回首页